当前位置:长柄门户网站 > 军事 > 彩70娱乐·作家杨嘉利去世,得年49岁 曾接受封面专访感谢文学:它就是我生活在世界上的方式

彩70娱乐·作家杨嘉利去世,得年49岁 曾接受封面专访感谢文学:它就是我生活在世界上的方式

发布时间: 2020-01-11 18:57:12    热度: 3496

彩70娱乐·作家杨嘉利去世,得年49岁 曾接受封面专访感谢文学:它就是我生活在世界上的方式

彩70娱乐,杨嘉利(右)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4月12日中午,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四川诗人、作家杨嘉利因病去世,得年49岁。成都新闻人程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泣告:我的好兄弟、乐山老乡、华西都市报特稿作者、残疾作家杨嘉利先生今上午11:38分与世长辞。”消息传来后,在朋友圈引发众人缅怀。

杨嘉利的励志故事,深深激励着不少人,走上文学创作之路。作家王国平就是其中之一。杨嘉利先生去世消息传来后,王国平陷入回忆之中,“1996年,我参加工作后,居住在都江堰南桥旁宝瓶巷9号的单身宿舍里。屋里没有电视,每天从收音机里汲取养分。当时最喜欢收听的是岷江音乐台,这是一个有情怀的电台,除了名震大江南北的“岷江音乐排行榜”之外,还要一个文学栏目,定期播放散文和诗歌,我就是在这里认识杨嘉利先生的。从主持人的介绍中,我知道成都有个患脑瘫的残疾作家,居然长期坚持采访,既写文学作品,还写新闻报道,几乎成都的每家报纸都发表过杨嘉利的作品,报道过杨嘉利的事迹。他身残志坚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我,我当时想,一个残疾人都能坚持创作,有所收获,手脚健全的我更应该加倍努力。于是,在很多寂寥而孤独的夜里,我一边收听主持人深情地朗读他的作品,一边在一个废弃的木箱上奋笔疾书,书写着自己的文学之梦。有一次,我和杨嘉利的作品居然同时发表在《江河文学》上,我莫名地欢喜,因为我觉得,虽然我们没有见面,但是已经相识。后来,我与杨嘉利碰到过几次,但我们却没有交流。因为,他的那些坎坷的经历,已经刻在他的文字中。读他的文字,已足够温暖人世间很多忧伤、痛苦、失落的时光。人的肉体生命有长短,有残缺、有遗憾,但精神之树却可以长青。”

就在2018年12月,封面新闻记者还专访了杨嘉利,后以《20多年摇摇晃晃走在新闻和文学路上 杨嘉利中写出爱与善良》为题给与重点报道。

出生于1970年11月22日的杨嘉利因幼年高烧严重损伤小脑神经,落下终生残疾,手脚不便,口齿不清,写字非常艰难。他被学校拒之门外,13岁才开始在家人的教导下识字自学。然而,凭着自己的毅力、执著、才华,他当上了记者,加入了作协,出版诗集、散文集,成了作家。

18岁的杨嘉利在《晨报》上发表第一首诗,24岁因诗集《青春雨季》获得成都市当时最高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成为这项文学奖自设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26岁他加入四川省作协。他还以通讯员、特邀记者的身份,过去20多年内为成都多家报社写稿。27岁时他以作品《总得给下一代留点什么》获四川新闻奖。

2016年初,46岁的杨嘉利被《四川经济日报》聘为正式员工,并鼓励他继续文学创作。2017年,杨嘉利出版了他第二本个人诗集《彼岸花》,于2018年5月成功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目录。2018年末,他的散文集《重生门》出版。近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到杨嘉利本人。听他讲述自己当下的写作、思想。

“有一些泪水,流淌在所有的心灵之外,有一些脚步,跋涉在所有的道路之外”。24岁的杨嘉利用诗歌表达他的迷茫与困惑,不甘与挣扎。杨嘉利钟情写诗。但一个诗人很难单靠诗歌生存。但文字才华却给杨嘉利打开一扇门。在上世纪90年代,成都雨后春笋般办起了很多报纸,也让杨嘉利意外地找到了可以发挥才华的舞台,他由此单纯从文学创作转向了新闻写作,开始了自己作为媒体人的生涯。拖着病体,杨嘉利摇摇晃晃地穿梭于各大报刊编辑部之间,以自己的执着、真诚,和不断提高的写作水平,获得很多编辑记者的信任,成了生活中的好友。在《重生门》中,杨嘉利写了他与66位真名实姓的朋友交往的故事。其中大部分是四川各大报刊的编辑记者。

上世纪90年代,了解到杨嘉利完全靠写作为生,稿费微薄,《蜀报》副总编杨力便鼓励杨嘉利写新闻稿。24岁的文学青年杨嘉利在杨力的鼓励下,开始了新闻采写生涯。因为双手残疾,杨嘉利无法做到像其他记者那样很流畅地进行记录。媒体人李银昭便把自己自费购买的一台采访机送给杨嘉利。这台采访机,帮了杨嘉利很大忙。曾在《星星》诗刊工作的孙建军,一直指导、鼓励杨嘉利写诗,还推荐他认识其他报刊的编辑;华西都市报社原特稿部主任许佳多年悉心指导他采写特稿,还让他将自己的成长过程写成《感恩之旅》,在报上连载……

在《重生门》中,杨嘉利反复表达他的感恩。正是因为这些人和事带来的温暖和爱,给了他生活下去的勇气、力量。每个人都难免遇到一些来自外界的伤害。杨嘉利也不例外,甚至可能更多。但他没有写伤害、痛苦。“帮助我的人,我自然应该记得,这是做人的基本。至于那些不愿意帮助我的人,也很自然。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帮你啊,是吧?至于那些曾经伤害了我的人,怎么说呢?也许时间久了也就忘记了,因为生活的美好不是由于仇恨。”

杨嘉利并不仅仅是爱的接受者,他本人也是爱的给予者。2018年12月16日,由四川省社科院、省作协、省残联、四川经济日报社等共同举办的杨嘉利作品研讨会在成都举行。著名学者、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主持了这场研讨会。李后强当场宣布要聘请杨嘉利担任特约研究员。也是在这场研讨会上,很多人都讲述了杨嘉利是一位爱心传递者。比如被杨嘉利写进《重生门》中的张陶,曾经因家庭困难面临辍学。杨嘉利毅然对他伸出援手——这一份情,张陶一记就是十几年,而今他们成为了最好的兄弟。曾用双肘握笔答卷考上西南石油学院的无臂青年熊仁汀,大学毕业后择业受阻,杨嘉利为了支持他创业,拿出了多年的积蓄。

读《重生门》首先最深的感受是,“世上还是好人多”真的不是一句空话。我们可以读出善良,读到爱的传递,读到从20多年前开始的成都传媒文化圈的友爱气氛。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在为《重生门》所作的序文《苦难中,生命因爱而歌》中写道,“在感叹杨嘉利顽强的生命力和他面对一次次不幸所表现出的生命状态的同时,更感叹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原来有那么多的好人,是他们的热心,他们的暖手,他们的善良,一直在温暖和呵护着行走和语言表达都极不方便的杨嘉利。”作为一名诗人、散文作者,杨嘉利在《重生门》中,也表现出他处理文字的能力。写每一个跟他有交集的人物,他都能写出不一样的开头,从不同的角度切入,有感谢,有回望,有感悟,时而质朴自然,时而深刻思索。

正式入职报社,有了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后的杨嘉利,自我责任感更强了,他曾说,“我更应该在文学上创作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方能够回报我所生活的时代,和众多给予了我帮助的人。”杨嘉利说,“如果时间和身体上允许,我想写出一些有思想性的东西,不一定是小说、诗歌这样的形式。”2018年,杨嘉利自述文章《奋斗,我的人生》一文,被收入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文献图书《四十年四十人》。

“感谢文学”这句话对于杨嘉利,份量沉甸甸的,“因为身体上的原因,和其他作家相比,文学创作,对于我,可能更加重要。过去三十多年,我除了写作也就什么都不能干了。文学创作对我并不是可有可无,它完全就是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种方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双拱新闻网

上一篇:天生万人迷!最会夺人眼球的3大生肖
下一篇:来自西南偏南音乐节的超酷科技